主页 > 企业动态 >
第91章
发布日期:2021-12-07 10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哦呵呵呵。能活得过今年吗?”沈从雁笑得很猖狂,“所以说,千万别当小三。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

  听到这话,许惠橙倒没生气。她明白在花园里,沈从雁是在救她。而且,沈从雁说话向来就是半真半假,口口声声叫着“情敌小三”,却未曾真正刁难过。她回道,“希望不是真的病。”

  沈从雁好奇,目光又往那单子上瞄,却见单子上赫然有卵.巢的字眼。“呀,是不是绝症?”

  “还没检查……”许惠橙折起单子,望着车窗外的树景,她突然说,“我想生个孩子……”

  沈从雁的神色突然有了变化,那是一种不同于往日的浮夸,但转瞬之间,她又演上了,“前未婚夫先生不会喜欢孩子的,他就是一个残酷无情的渣男。”

  “这年头,上位的小三就是喜欢往原配伤口撒盐巴。”要不是正在开车,沈从雁肯定要掩面而泣。

  “我兜完风就还给他,我才不稀罕他这破车。”她倏地想起什么,朝半个身子探出车门的许惠橙问道,“前情敌小姐,太丑是不是很坏?”

  “我也觉得,太坏了。”沈从雁微敛表情,声音低了下去,“可我想想,要是我孩子以后没有父爱,也挺惨的。”

  “苍天哪,人美心善的我该如何是好!”顿住三秒后,她恢复神采,“前情敌小姐,我去兜风啦。你赶紧下车。”

  乔延回国后,钟定就渐渐荒废各种课,终日在外吃喝玩乐,真正变成了纨绔子弟。

  而且,钟老太爷如今似乎开始欣赏钟定,不时念叨着,“如果阿延当年有钟定的气魄……”怎么怎么的。他像是后悔之前没有留下钟定。

  这对爷孙以前看着和谐,其实也是彼此的对手。所以当凤右的野心完全展露于钟老太爷的面前时,他俩的关系就不那么和平了。

  凤右本来指望可以从钟沈联姻中谋利,可是,几个月过去了,他和沈从雁的婚礼一再推迟。而且,她还频频陷害他。

  “好歹你叫我一声“哥”,我给你留个全尸如何?”钟定在笑,眼睛弯得很好看,他的左手被一件黑衣包着,有些鼓。

  “据说你枪械玩得很好。”钟定解掉衬衫的两个扣子,然后左手抖开了黑衣,眼里罩上了冰霜,“我今天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叫做比你玩得更好。”

  凤右先前并没有预料到钟定会这么快找上门,所以准备不足。他眼见钟定要动真格,于是迅速一跃,往旁侧的花丛滚了过去。

  沈从雁笑了。她打开车门跳下,“前未婚夫先生,你我没有琴瑟和鸣,实在是一大憾事。”

  “沈大小姐的刀功,我没空欣赏。”钟定捡回黑衣,重新包住。他向着车子走过去。和她擦肩而过时,他突然轻.浮道,“希望你这一刀能直切要害。”

  她走到他跟前,抱膝蹲下,“hi,男配先生你还活着吗?”她的声音透着无辜纯真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笨呢。”她按住凤右左肩上的伤口,看他疼得抽搐,脸色苍白,她笑了,“你伤害前情敌小姐,那是自掘坟墓。如果要杀,目标应该是前未婚夫先生。他死了,前情敌小姐无法报仇。可前未婚夫先生活着,分分钟都能报复社会的呀。”

  钟定轻蔑地嗤声,然后一点面子也不给,直接挂断电话。他此刻有点幸灾乐祸。凤右居然去招惹神经病,简直自作孽不可活。

  由于凤右的去向不明,钟老太爷对钟定的执念就强烈起来。这还不单止,连钟母都开始对钟定刮目相看。

  不过,钟定并不接受这番期望。什么爷爷、父亲、母亲,在他心里早已埋葬。他打定注意,这辈子都不再回钟氏。就连大姑那里,他也开始拒绝。

  钟定分析,也许自己只是想制造一个真正完美的乔延。所以只延续日记里乔延温和的部分,而将真正的乔延摒弃。

  无论原因如何,事实就是,自从钟定有了小茶花,他就已经走出了自己弟弟所造成的阴影。包括大姑那种爱屋及乌的亲情,他都不再妥协。

  她站在路口,遥望着曾经地狱的方向,心中已经释然不少。她遇到了此生最大的幸运。所以之前的伤痛,都淡去了。

  也就是在这天,她终于知道,那个气质贵倨,长相清隽的公司男神,是她的挚爱。

  上午小罗不知是怎么得到的小道消息,突然很激动,喝了大半杯水后,她双手摆成喇叭状,掩到嘴边,“听说老板要过来管理部啦!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啊。”说完,她赶紧冲去卫生间补妆。

  许惠橙纳闷。钟定也在这公司,怎么没听过有崇拜他的。虽然他的事业心不如陈行归上进,但是那样的一张脸,怎么也该有那么一两个迷恋他才对。

  许惠橙并不热衷欢迎老板的仪式,她还是待在专属的小办公室工作。她打算等会儿陈行归来了,出去礼貌表示一下。毕竟她不想在同事们面前表现得和老板太过热络。

  那一刻,几乎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许惠橙那边。小罗更是连嘴巴都张成了o型。

  许惠橙一下子不晓得该作何反应。当自己的男朋友成为了全公司的白马王子,那滋味,其实不太好。

  她想了想,自己怎么会这么好骗呢,明明有很多线索。谁敢天天迟到,谁敢天天早退。而且钟定在经济上毫无压力,工作不工作都一个样似的。

  许惠橙对着钟定几乎没有脾气。平时他冷淡也好,毒舌也罢,她都能保持笑容。不过她就算真的生气,也不会闹,就是不吭声罢了。

  钟定不是会说好话的主。但思及今天是她生日,他还是拉下脸,哄了句,“小茶花,我错了。”

  许惠橙觉得此举太过奢侈,摆出一副持家小妻子的态度,“钟先生,你这样子花钱太浪费了。”

  不是大钻石。简单朴素,泛出的光泽却晃了许惠橙的眼,让她觉得不真实。“钟先生……”

  就这么听“钟先生”三个字,非常生分。可是搭配另外三个字,那就另有一番味道了。“钟太太,生日快乐。”

  《绊橙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